人物故事

謹記師父教誨 憨憨的做下去就對了~

2020-08-26 百匠慧心
林炳榮 師兄

虔誠的佛教徒,看到報紙找到皈依師父

01

  林炳榮師兄是教團開山鐵桶期的大護法,目前擔任基隆區護法會的區指導,民國79年,在當時的台北縣萬里金山地區主辦一場佛學講座後,隔年成立護法會萬金分會,為教團在基隆、萬里、金山等地區奠定堅實的信眾基礎。

在皈依心道法師之前,炳榮師兄就已經在很多道場學習佛法,每月初一,十五都會帶全家去法鼓山的前身-金恩禪寺參加普門品和大悲咒共修,但一直沒皈依。後來,他又擔任佛教居士林佛學會在金山萬里地區的總幹事,經常半夜要去為往生者助念,也非常的投入,甚至有一次要出門助念前,同修木花師姊氣喘發作,也無二想立即先吃藥壓一下,夫妻倆照樣出門去助念。他說,只要我每接觸一個道場,大家都會邀約我去皈依那個師父,但很奇怪的是,我都覺得那些師父都不是我要皈依的師父。

  一直到民國72年的某一天,炳榮師兄看到報紙上寫說,在東北角福隆有一個師父天天在看海,他當下就直覺這個師父就是他要皈依的師父,但卻一直沒機會上山。四年後,他又在雜誌上看到這個師父的報導,他就告訴自己說,我不能再錯過,我一定要上山去找師父。炳榮師兄說,我這輩子永遠不會忘記我皈依師父的日子,就是民國76年4月26日。當天早上7點半一家人就到靈鷲山了,師父當天剛好去桃園,當時的知客-恆傳法師請他們留下來四處逛一下,並說,師父大約中午就會回來了。但當時山上就一個小殿而已根本沒地方逛;吃完中飯後,木花師姊就一直勸炳榮師兄下次再來,但他就是很堅持那天一定要皈依師父。一直等到下午4點半,師父終於回來了,看到師父的當下,炳榮師兄非常開心,感覺師父也非常歡喜,一家人就馬上就跪下正式皈依師父,之後,只要一到假日,幾乎全家都會回山做志工,全心奉獻,一路護持直到現在。

被師父感動 矢志一生跟隨師父

05

  因為之前在金恩禪寺共修的因緣,後來當法鼓山開山後,炳榮師兄就不斷地接到法鼓山師兄姐的邀約,請他承擔金山萬里區的護法幹部。但炳榮師兄說,我永遠記得師父交代我的,你要記住,不要像一般人,到處跑不同的山頭,要聰明一點,去到一個道場就要好好待下來,要學到那個道場的精髓。因此,炳榮師兄想了一個善巧的方法去婉拒對方的邀約。我請朋友幫忙,跟我一起載了一百箱紅薯親自送去對方家,很誠懇地向對方懺悔及表明我已經皈依心道法師,不能在不同道場跑來跑去。此外,我又請了30尊黃金打造的觀音項鍊,當時一尊護持金額為一萬元,在當時來說一萬元這個數目很大,其實是很難推廣的;但我就到處去請人幫忙護持,才善了這個因緣,讓我可以專心留在靈鷲山跟著師父。

  炳榮師兄說,其實我在行菩薩道的願力和菩提心真的是被心道師父感動、被師父啟發的,也因為師父,我才可以如此堅固道心。師父真的很辛苦,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他總是很慈悲在渡化眾生,像有些信眾腳痛,他就蹲在信眾腳邊幫他加持,你看見一個大修行者,一個尊貴的上師慈悲度眾的樣子,你真的會被感動,你怎麼可能不跟隨?!

  除了師父無盡的慈悲,早期開山法師奮鬥的精神也讓他深受感動。他開玩笑的說,我常跟朋友說,全台灣有兩個最精進的道場,一個是靈巖禪寺,每天早上2:30打板起床做早課;第二個就是我們的靈鷲山,法師們是經常忙到半夜2:30都還沒回寮休息。他印象很深刻的是當時與他一起共事的北區執事法師-常存法師。他說,記得有一次常存法師晚上7:30要到萬金分會對信眾說法開示,但時間到了,她都還沒出現,一直到晚上7:50她才抵達。後來才知道她在其他地方開會耽擱了,沒有休息一路趕來萬里,到了之後也馬上就為信眾開示說法,馬不停蹄沒有喘息。炳榮師兄說,早期開山法師們的那個拚勁,那個認真的精神,讓身為信眾的我們真的很捨不得,我們就是這樣跟著師父、跟著法師一起做一起拚;所以當師父跟我說你來當會長,我二話不說,就承擔了!

  我們跟隨的師父是大修行者,這一生我能夠追隨他,是我最大的福報。身為弟子的我們一定要好好學習師父給的法,遇到困難時,我們就可以用師父給的法來對治,不會退轉。回憶起他與師父在很多年前,師徒倆人在早期大殿前望著大海對話的場景,炳榮師兄的眼神充滿著感恩,他深深記得師父說:「人生就像海上面的船,好好壞壞,都是一樣過」。師父的這句法語,對炳榮師兄影響非常深,更是日後在菩薩道上遇到逆境時,最常用來鼓勵自己的法語。

八風吹不動 堅持做利益眾生的事

02
07

  炳榮師兄所帶領的萬金分會是在民國80年成立的,他把住家的一層樓提供出來做為分會的共修處,經常舉辦各項活動接引信眾,有佛學講座、初一、十五的共修等等。他說,金山萬里的居民很有福報,師父經常來這裡開示說法,累積出不少的信眾基礎,更培養出不少的護法委員。在當時,萬金分會最有名氣的活動,就是淡金、基金、陽金這三條公路的大型超度法會。這三條公路,在當年經常發生死亡車禍,讓地方很不安寧,因此,當他們發心舉辦這個法會時,地方人士都覺得不可思議,怎麼會是一個默默無名的小道場以及名不見經傳的師父來辦的?在不被地方人士看好,加上教團早期什麼都沒有,法會所需要的人力、物資、錢、法務用品…等等通通都要自己想辦法去借或去募集的情況下,一切的不可能全憑藉著炳榮師兄、木花師姐率領當時一起奮鬥的委員幹部,發揮硬頸精神,順利讓這場公路超渡法會如願承辦。法會不但相當殊勝靈感,且舉辦了近十場,至今仍為地方佳話。

  但,成功伴隨來的就是無明的譏毀,炳榮師兄說,第一次公路超渡法會結束後,剛好教團舉辦海外朝聖行程,我就跟著同修一起跟著師父去朝聖。結果這件事被人說成我們辦法會賺很多錢,還可以出國去玩;第二年法會辦完,又剛好遇到我起厝,這次誤會更大,說成這次賺更多還可以蓋房子!!!談起這些過往,炳榮師兄說,世間人因為不理解、不明白所以會有妄語兩舌,若是受他們影響,我就是跟他們一樣愚痴。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不管別人怎麼說,我堅持做對的事。所以,每次辦完公路超渡法會的結餘款,我都是以「萬金分會」為名,再捐回總本山,希望讓護持法會的師兄姐繼續種更大的福田,真正做到冥陽兩利。

廣結善緣 做到真正的放下

  炳榮師兄在退休前於農會任職,從最早負責金山萬里農產的推廣及發展等工作一直做到農會主任秘書,深受農友及地方人士敬重。他說,我就是用師父教導我們與眾生廣結善緣的精神去做好我的工作,盡量給予大家幫助。做委員和做工作一樣,就是學習菩薩和師父,救渡眾生幫忙更多人,能做的盡量做,不要計較,要以他們為主,盡量給予服務。

  他不好意思地說到,退休後,我走在路上,都會經常遇到有人跟我表達感激之情,對我道謝,但其實我都已經忘記,曾經幫助過這個人什麼事。這一路走來,炳榮師兄說,擔任護法委員最大的意義就是在幫助別人的過程中,學習到如何把自己的心量撐大,更學習到凡事不計較,要真正的「放下」。

  談到「放下」,木花師姐不禁分享一段夫妻倆最經典的「放下」故事,令在場參與訪談的我們既感動又佩服。民國82年,教團在台中市的光復國小舉辦第一場水陸空大法會,法會長達八天七夜,當時他們的孩子年紀還小,一個15歲、一個10歲,因法會需要大量的志工,夫妻倆商量後,決定讓木花師姐去當志工。其實,當時的木花師姐身體非常不好,經常氣喘發作,但當她向兩個孩子提及,希望孩子成全媽媽離家多日去法會當志工的心願時,沒想到,木花師姐的大兒子竟然對她說,媽媽~如果您去當志工,身體會好,您就放心去,我會好好照顧弟弟。孩子的溫暖與貼心,讓她感動不已至今難忘。而原本說好在家照顧孩子的炳榮師兄,後來也因為法會人力不足,他自己也跑下去了。看見炳榮師兄出現,木花師姐不禁問:「聽說颱風要來,孩子怎麼辦?」只見他淡淡地回說,你放心啦,我把鐵門關起來了,也買了三箱泡麵放家裏,沒事的!就這樣,夫妻倆就在台中護持教團的第一場水陸空大法會,而這對可愛的夫妻倆的孩子當然也平安健康長大,雙雙事業有成,一家人幸福和樂美滿。

02

以身作則 信受奉行

  目前已經70幾歲的炳榮師兄與木花師姐,夫妻倆從年輕跟著師父一直做到現在,只要教團需要他們,他們二話不說,一定會出現給予協助。時至今日,在教團各式活動或法會現場,依然經常可看見他們奉獻投入的身影,以身作則、提攜後輩。炳榮師兄說,雖然這一路走來風風雨雨,經歷很多事,但人生就是一定要經歷過磨練,才有收穫,才會成長。靈鷲山護法會是我們眾生很好的磨練平台,身為靈鷲人,應當學習「悲、智、行、願」四大菩薩的精神,守護我們的初發心與願力,甘願的做、無怨無悔的付出、更要謹記師父常常勉勵我們的:「憨憨的做下去就對了!」好好把握今生的生命,跟著師父堅持一直做下去,師父一定可以帶領我們成佛的。


聯絡我們